四川经济网>名家画库>浏览报道

邵大光:寒峭花枝 牡丹传人

2018-05-22 10:17:34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郑嘉仪 审核:郑红梅


5af1c6b15afd5.jpg


艺术简历

 邵大光,1953年生于成都。四川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特约馆员、中国文联牡丹书画艺术委员会理事、四川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四川省巴蜀中国画研究院副秘书长、四川省国防画院副院长、成都市美术家协会理事。邵派牡丹传人,得其父邵仲节牡丹画法精髓。


5af1c6bf7ee40.jpg

5af1c6c1cc603.jpg


 邵大光其实是一位气质舒朗之人。

 瘦高个,双眼有神,皮肤白净,谈吐干脆,身上蕴藏着自信与坚韧。在成都春末的凉风里与之交谈,他的率直尽显。偶尔,他的情绪也潜藏一些忧郁与伤感,能感觉到他是一位重情重义的感性之人,隐忍中蕴藏着坚持与力量。

 读邵大光的国画作品,能完全感受到他作品气息与画家个体气象相吻合的直率与坦荡。运笔洒脱,浓淡枯湿,笔触在宣纸上的游走,沁润出画家力图要表达的豪迈与气势。他的很多作品,深藏着“牡丹醉,烟光薄,花满中庭,谁种芭蕉树”的荡漾笔墨。比如他的《春花图》:山崖野逸,翠鸟栖息,从画面右上方倾斜而下的那一蓬蓬纤细柔韧的黄色野花,明丽鲜活,画面充满着画家诗意情绪的流淌。他也喜画水仙。笔下的水仙构图独特,作品《凌波仙子》:画面由上中下三部分水仙组成,却并不突兀。水仙的叶脉以小青绿为主,白色的花朵以及淡黄色的花蕊,几只小蜜蜂在画面最上方轻盈飞舞,恍若可以听见其嗡嗡的低鸣声。有时候,画家些许的落寞就掩藏在笔墨之间,有某种渴望知己倾诉衷肠的意味,如作品《玉堂春》。画面中,一只白色的瓶子里插满盛开的牡丹花,笔触细腻,花瓣旖旎,饱含邵派牡丹传人的真传功夫:大气、厚重、野逸,且带着一种倔强与坚韧。作品《端午情结》,是画家表现中国传统端午节的一幅写意画。这幅作品富有生活情趣。画面干净而笔触隽秀,有味道:一坛酒,几个小碗,一把艾叶,两个咸鸭蛋,几个粽子。中国端午节的传统元素,就在画家笔触凝练、构图空灵、留白居多中凸显出一种浓郁素朴的乡情味道,散发出与君邂逅,浓睡残酒,细风翠语,海棠依旧的雅趣。

 由此可见,作为邵派牡丹传人,作为一位当代花鸟画家,邵大光不仅笔下牡丹传神饱满、生动、苍劲,而且,他对中国花鸟画的其他题材同样也能自如把控。其实,二十年来,他一直都在努力用心探索,没有停步,潜心创作。他在寻找一种属于自己的绘画表达语言,在露花凝香、妙香真色中探寻花鸟画的那种落日花飞、夜雪初霁的韵致与写意,来释放自己心象中的独特情感表达。

 早在一年多前,笔者曾专程前往邵仲节先生家,拜访过邵大光的父亲、著名艺术家、世称“邵牡丹”的九十四岁的邵仲节老先生。先生虽九十高龄,却玉树临风,思维清晰,谈吐风趣,豁达开朗。其儒雅、平和、素朴、温暖的气质瞬间温暖了我的心。邵仲节先生一生专注国画艺术的研究与探索,历经坎坷与苦难,却不负春风,献身牡丹艺术的经典创作,笔耕不辍,佳作不断。他开创的邵派牡丹技法,以花朵艳丽、枝干挺拔、蓬勃向上、气韵典雅、野逸苍劲而闻名华夏,享誉海内外。

 作为邵仲节先生的儿子、“邵派牡丹传人”,邵大光坦言,作为邵派牡丹传人其实精神压力非常大。“画得完全与父亲一样,又没有一个精神独立画家的独特性;画得不一样,又失去邵派牡丹的独特风格。因而我始终在继承中反复思考,突出自我精神体现,并将倾其一生把家父的邵派牡丹传承下去。”

 邵大光在艺术的感受与思索中前行。源于深层次对邵派牡丹的传承思考,邵大光顿悟到:其实,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安静之所。这个安静之所是属于自己的宝藏。他认识到,父亲邵派牡丹的笔法早已深深地在生命里烙上了清晰的印痕,根植于灵魂,无论是艺术创造过程中的快乐还是痛苦。他坦承:“或许,我永远达不到父亲绘画艺术的高度,但我一直在努力。”传承是秉承某一种精神独处,再创作却是画家对大自然、个体心象、清晰或模糊认知的精神传递。这种创作中的矛盾与交融,在邵大光的灵魂深处纠缠、挣扎、对抗,并最终走向融合、提升,如相互对抗的兄弟,一个是内在,一个是外在。这样的艺术探索之路促使邵大光在传承“邵派牡丹”的基础上,最终走向了追求自身精神纯粹本质的绘画表达。从而,他的作品散发出一帘花雨、彩云深处的香远。读其作品,有满身风露软红成雾的清新,也有暗绿点翠的某些孤独。从某些画面,还可以读到画家心绪如游丝般的飘逸,似乎无栖息之处,却又带着春风归来话暖雨的清雅。

 1953年,邵大光出生于成都市,祖籍山西夏县。他六岁离开父母,由身为职业军人的外祖父母抚养长大,从小受到严格而全面的正规教育。1970年底,年仅十七岁的邵大光参军入伍,在满洲里兵站服役。年无霜期不足一百天的高寒自然环境等给他意志的磨炼增加了厚度。1975年,邵大光复员在山西及成都工作,从工人、工段长、车间主任一步一步干到经营副厂长。上世纪九十年代国营企业改革中,邵大光放弃了铁饭碗,在亲人的支持以及美术界名师齐白石四子齐良迟先生的点拨下终于醒悟,背负起传承和发展邵派牡丹技法的历史责任,走上了职业化的艺术道路。在最初的日子里,为了解决邵大光生活上的后顾之忧,老母亲自己给儿子发工资,让他全身心投入到向父亲邵仲节学画中。

 在邵大光眼中,中国画是一个架构,也是以理论支持的推而广之的体系。画家在掌握了中国画的理论知识后,就能在实践中领略到中国画最重要的基础就是构图、用色、表现与立意。邵大光为了画好牡丹,在父亲的亲自指导下,多年来一直研究中国各地牡丹的共性与个性。他深入生活,了解大自然的奇妙,除了研究观察牡丹,对采风过程中的草木、动物悉心观察。据邵大光介绍,邵老通过几十年来对牡丹的研究,总结出了各地牡丹的不同。洛阳牡丹,属于宫廷式的牡丹,花大,色艳,枝繁叶茂,雍容华贵,但似乎太高贵而缺乏一种倔强的精神。山东菏泽,也是中国牡丹之乡,那里的牡丹是属于田园风格的,当地把牡丹当做药材使用,气势大,气息清新。四川彭州丹景山牡丹,长在海拔稍微高一点的山上,悬崖边,石头缝隙里。这些牡丹往往花不多,枝干却努力向上生长,是一种有着山野味道的牡丹。因其枝干拼命向上,于是,丹景山的牡丹“取势”之形态,深深吸引了邵老和邵大光。这也是邵派牡丹的独特之处:气韵独特,蕴藏玄学,一波三折,暗藏生命中某些迂回曲折的微凉疏柳。邵牡丹因而就基本以四川彭州丹景山牡丹为主要创作对象,表现出其挺拔、不屈、昂扬之山野之气,这就是独具风范之“邵牡丹”。

 “很多人只知道牡丹的雍容富贵,又有谁知道它们生长在山野之巅,历经风霜。因而,国画牡丹的王者之气,是大气磅礴,是质感清丽,是坚韧不屈。画牡丹的人很多,但是,要画出牡丹的新意,画出牡丹的内涵与精神就很不容易。”邵大光研究历代画牡丹的画家,在继承“邵牡丹”的基础上,升华构图体系中的造型与色彩,研究前辈,突出自我,画出了不少好作品。但是,邵大光坦承对艺术极其严谨的父亲却常常批评他。“我爸爸看我的画,主要还是批评为主。”邵大光表示,他非常理解父亲的良苦用心,并认识到从艺之路是充满艰辛跋涉并需要为之奋斗终生的。

 即使邵大光的画受到业内人士肯定并被中南海收藏使用,但邵大光在创作上依然不满足。他还在历练与探索,这会让他的作品格调与品质有更多更广阔的上升空间。沈阳画家李文岱读了邵大光画选后感慨:胸有成画走大线,由繁到简总相间,墨彩皆备巧点染,题材广泛深积淀,灵动运笔功夫深,邵氏家传有新天。很多藏家喜欢邵大光作品的肆意奔放,并赋诗赞叹:月出东山,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但在笔者眼里,邵大光把家传的“邵派牡丹传人”的笔墨精神传承下去之外,作为一位花鸟画家,他绘画的春天,一直都在不断探索中,在姹紫嫣红里。(杨蜀连)




 

Title
Title
推荐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