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网>名家画库>浏览报道

一峰越过又一峰

2018-05-24 10:27:37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郑嘉仪 审核:郑红梅

 

5ab3d08f16368.jpg


艺术简历

 吴一峰(1907-1998),浙江平湖人,字一峰,别名士浚,又名立,自号大走客,别号吴窦    ,斋名“一峰草堂”。国画师从黄宾虹、刘海粟、郑午昌、潘天寿等人。1932年随黄宾虹自沪入蜀,受聘在四川艺术专科学校、东方美术专科学校任教。曾在欧美、日本及东南亚举办数十次画展。国画作品《夔门风雨》在英国伦敦展出并为大英博物馆珍藏,享誉海内外。生前出版有《吴一峰蜀游画集》《吴一峰国画选》《吴一峰画集》《大走客吴一峰》,诗词作品集《远行集》等。
 

5ab3d0a143b86.jpg

 

剑门天下壮

 

5ab3d0aa2f6c4.jpg

峨眉横雪

 

5ab3d0b215b2c.jpg

峨山夜月

 

5ab3d0bb8216c.jpg

青衣江一堆

 

5ab3d0c31cf8a.jpg

万县钟楼

 

5ab3d0caa815b.jpg

匡卢飞瀑

 

5ab3d0d1590e5.jpg

竹仙洞

 

5ab3d0d8cddfd.jpg

岷江胜概


 2018年,是著名国画家吴一峰先生逝世20周年,又是吴一峰先生111周年诞辰。为纪念这位对中国画特别是对丰富巴蜀山水画作出杰出贡献的大师,由四川省文化厅、四川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指导,四川省艺术研究院等文化团体主办的《羡君来结万山缘——吴一峰艺术文献展》2月6日在成都博物馆开幕。曾被张大千赞为“山灵知己”“倾倒”的140多件作品大多是吴一峰鼎盛时期的佳作,其中七丈五尺《岷江胜概》及《嘉陵山色》长卷被誉为“二十世纪清明上河图”,受到谢无量、李可染等书画巨擘的肯定。
 记得2012年6月《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重新认识吴一峰》,全面、权威性地评价了“大走客”的人品、德品、艺品及绘画成就,引起强烈反响。
 拜读画作,思念大师。1987年底笔者对吴老的两天采访在川化宾馆进行。当时已耄耋之年的吴老神气绝佳、谈锋甚健,于是,我便有了下面这篇文章,也是对吴一峰先生的怀念——
 面前,石青、脂胭、赭石、花青、藤黄构成多彩的世界。年轻的助手拧开“一得阁”,带松烟的墨香立刻弥漫于画室。只见他轻握鬃毫饱舔香墨,在六尺宣纸前略一沉思,几株龙虬虎盘的古松稳稳咬定青山,寥寥几笔,又勾勒出庙宇。淡墨轻抹,焦墨烘托,渲染出森森背景。他虚眼审视,继而走墨,借纸代雪,山脊留白。瞬间,一幅寒气逼人又品不尽笔墨情趣的《峨眉积雪》呈现在观众面前。熟练苍老的笔触,严谨的构图,显示其深厚的功底。原来,执笔者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文史馆特约馆员、四川省诗书画院艺术顾问、81岁高龄的著名国画家吴一峰先生。
 1987年12月3日,吴一峰与岑学恭、赵蕴玉等翰墨老友顶着凛冽的寒风,兴致勃勃到川化总厂,感受生活的热流,向书画爱好者讲授技艺。
 晚饭后,毫无倦意的吴老与我漫步在招待所绿丛花间,向我坦露他的“画史”。
 吴老名立,别号大走客。浙江平湖人。受建筑工程师父亲影响,从小爱上了美术。1924年只身赴沪投学于当代大师刘海粟创办的上海美专,成为我国首届国画系学生。年轻时的吴一峰十分钦佩徐霞客那种吃苦求实的精神,立志终生以自然为师,为山川传神。学假期间,他自故乡夜以继日徒步往宁海观江潮、访子陵台,登天目山,把扎实的课堂知识与对自然的感受结合起来,等身的速写录下吴老的足迹。
 1932年,画坛巨匠黄宾虹溯江入蜀,钟灵毓秀的巴山蜀水早就令他神往。吴老告别了故乡,伴巨匠进川。那神奇的巫山十二峰,饮誉天下险的夔门,占尽风光的青城,处处皆是画的嘉州,滔滔不息的长江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从此,他找到了歌颂的对象,与巴山蜀水结下不解之缘。
 1937年,吴老受聘登上了四川艺专、东方美术学校讲坛。教学之余,仍不忘“大走客”的使命,江油窦    山两峰对立以铁索相连,为考察峰顶石刻造像,他不顾劝阻,冒险攀越,其追求艺术的精神可见一斑。吴老走到哪里,画到哪里,一见到绝好的写生环境,总是顾不上吃饭,常常是通宵达旦整理腹稿。入蜀几年,吴老完成百余幅佳作,在上海举办了“蜀游画展”,并出版了《蜀游画集》,那既有浙派清丽,又具有蜀派奇俊,融工笔于写意之中的作品,令人耳目一新。张大千、刘海粟专为画展题辞,取得空前成功。
谈兴不减的吴老,深情地回顾了他一生中值得纪念的事:内忧外患的1943年,吴一峰再度到了山城,在天官府访问了郭沫若。郭鉴赏了他的新作后,欣然在《剑门图》上命笔题诗:


绝地通天阁道雄,
至今人感武侯功。
山灵点点酬知己,
云白风清一望中。


 作为回酬,吴一峰连夜操刀精治“郭沫若”白文印章相赠郭老。他们由书法谈到古文字学;由美术谈到中国传统文化,继而谈到民族的振兴……郭老的爱国热情给他很大启迪,就在这年,鄂蜀毗连的三斗坪已闻日本侵略军炮声。吴老带着强烈的创作冲动,三天两夜苦苦构思,以泼墨大写意的笔法完成了代表作《夔门风雨》,吴老把个人悲愤、激越的感情寄托尺素。画面上积云低暗,层层递进的墨色烘托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境。此画旋即在伦敦展出,为大英博物馆收藏,并在英文版《中国与不列颠》书中印出。几十年过去了,当年情境历历在目,吴老陷入了沉思……
 真正使吴老开颜的是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政策的落实,创作环境的宽松使他焕发了青春。1980年退休后,他不甘寂寞,背起画具登泰山、上黄山,返江油、下农村、入工厂,用传统笔法写出新意,为海内外人士瞩目。
 1985年,香港《新晚报》中国美术副刊特约刊发了吴老长江组画十张,大千先生所赠手迹一幅,并配发《踏破千山吴一峰》,整整一个版面。吴老声誉传遍东南亚各国。
 1987年6月,应新加坡中华书学协会邀请,耄耋之年的吴一峰携画70余幅,在狮城举办个展,政府文化官员主持了隆重的开幕式,正宗的中国山水画迷倒众多观众。当地华文报纸以头号黑体字发了消息,以“平畴沃野,炊烟缭绕,直抒大地之艳;大江茫茫,风帆竞发,抒写山川灵气”来形容吴老作品的独特韵味。
 吴老告诉笔者:他将抓紧时间,把几十年积累的经验整理出来,使后来者在继承的基础上发展中国画艺术,让她永葆其迷人的魅力……
 1998年1月,吴一峰以91岁高龄驾鹤西去,离开他一生钟情的国画、离开他一生众多的画友、学生,离开他一生喜爱的读者。愿吴一峰在天堂继续画出更精彩的“长卷”。(陈柴)

 

Title
Title
推荐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