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网>名家画库>浏览报道

宋天成:模糊与清晰

2018-05-30 10:05:27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郑嘉仪 审核:郑红梅


宋天成.jpg

艺术简历

 宋天成,1959年12月出生,文学学士、美术学硕士。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书画创作高研班导师,成都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民族艺术家协会副会长。
 

圣境.jpg

摩高系列·圣境


家.jpg

都市系列·家


高腔.jpg

高腔


 宋天成的艺术作品,画面抽象、繁复、重迭,隐约中透出空气感。在个体对美的精神需求下,突破具象,以意象的笔触,完成一幅幅纠缠、分解、重组的抽象艺术作品。于意境意象意念上,传递出一位中国艺术家在国画传承的基础上,首先打破自身固有的思维模式,而赋予当代中国画创作一种独特的表达语境。犹如真诚的波洛克,画着看似冷僻无言的抽象画,却叙说着自身对这片土地、生命、自然最炽热的深情。人们眼中,波洛克的绘画或许更晦涩难懂。但宋天成的绘画很显然已经完全具备他个人明显的绘画符号:感性、无草图、凭直觉、图像叠加、透视分解,视觉效果具有强烈的活力与音乐流淌之感。
 去年深冬,初识画家宋天成,其人瘦削飘逸,长发微卷,眼神纯净,笑容真诚,浑身散发出宛若内心藏着一个小男孩般的天趣与率真。
 采访中,与天成先生深度交谈,发现隐居在成都龙泉驿宽阔典雅绘画工作室的他,完全是一位画痴与智者。大学本科毕业于川师大中文系、艺术研究生毕业于四川大学的宋天成先生,不喜喧嚣,独善其身。日常生活追求简雅舒静之美。他喜阅读,善思考,勤绘画,迷清茶。他的艺术思维与绘画思考,超越意识形态,常在似与不似之间徘徊。他笃信自己内心深处的情感表达,认为艺术的魅力就在于其适应了人们对于视觉意义的颠覆。他始终认为,世间没有什么比模糊更难。一幅好的艺术作品,必须是直觉的神奇体验,是透过视觉色彩之美,去感悟月亮般照耀的神秘。他的绘画,从整体中可以看到碎片重迭的局部,画面神秘且带着难以解读的无限。而观者却深陷其中,想把它看清楚,并让自己的思维滑进混沌与难以看透之中,这是一种极其微妙的灵魂碰撞。因而,他的很多系列作品,如摩高系列、都市系列、西藏系列、人物系列等等,往往透出存在、虚无、抽象、剥离、空间、迷离等等元素。但凡细品,却又能从繁复、叠加、朦胧、暗淡、晦涩的重彩里,倏然感悟到精神领域的某些顿悟,尤现那一丝冷香之光明。
 宋天成的作品,弥漫着另类抽象的气息。
有些模糊,有些神秘,有些诡异,视觉效果却独特干净唯美。读作品,画面从表象的繁复纠缠里一丝一丝剥离开来,可以感悟到画家情绪或强烈波动或迷离游走或激情喷涌的笔墨表达。作品《早安上海》《叠》《融》以及《构》,笔触尖锐细腻,画面高楼大厦密集而模糊,透出现代化城市在高楼云集密密匝匝中,有窒息,有紧张,有压抑,但却是身处现代化都市的人们在模模糊糊、如梦如幻,既若梦境,又是当下的我们所要面对的现实,而我们的心灵深处却在对生命的敬畏中,去追寻那广阔的天空与无垠的大地,这是精神的启迪与力量的融合。读天成之画,恍若走进了属于画家自己内在深处的某一条情绪隧道,他紧紧抓住生命足迹里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的感悟,让每一笔,每一块色彩,抓住触动灵魂的感知与感动,在细微的凝聚与扩散之中,凸显一位如隐者般的艺术家的活力与精神气象。观者与作品倘若气息相通,应该完全可以读到作品中画家情绪的波动,以及画面里音乐般的情感流淌。
 这与天成先生喜欢音乐有关。
 他热爱音乐,熟悉扬琴、笛子的演奏,更擅长写作。几十年来,他从未停止过对艺术的渴求,习书绘画,研究东西方艺术历史的发展变幻。他大隐于市,迁居远离都市的龙泉驿,除了绘画,还默默撰写艺术笔记,如今已有厚厚十几本。他每一年外出,不仅仅去敦煌莫高窟、甘孜阿坝藏区采风,还会飞到首都北京清华大学,为美术学院高研班的学生讲授书画创作,理论加实践,好学不倦。因此,在采访中,笔者很明显地感知到作为一位艺术课老师的天成先生,在言语表达上瞬间变幻的严谨与艺术思考脉络的清晰。他应该是有着多重性格的艺术家,有时如孩童般率真,也如智者般笃定,更如行者般散淡。
 很明显,宋天成的国画,完全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国画。
 很多人第一眼见到他的作品,会马上怀疑:难道这是中国国画?因为,他的国画作品完全颠覆了人们在主观、视觉上对传统国画的固定认知。他在几十年来深厚的水墨认知中,以纷乱的色彩,模糊的藏匿,模棱两可,触摸遇见中,创作出了属于自己情感释放游走的理所当然的思维秩序,这就是艺术的魅力。神的阴影隐藏于此,自然的光明隐藏于此。“我要的就是混沌模糊中,那一丝光明。这是我无数次在敦煌莫高窟的洞窟壁画前,在四川藏区空阔苍茫的大地上,对中华民族几千年远古文明的思考以及对未来的思维感知。”
 天成作画,一往情深。
 尽管,有的时候,他对自身的情绪与情感自己都无法清晰地去解析。他说:“我的作品具有未知,无法重复,只随我心。”观其作品,几乎都是满构图,色彩繁复,构图奇异。墨像混沌模糊,有些神秘莫测,也有些诡异费解,在非理性和极感性间摇摆。繁复的笔触、线条以及混杂的色彩,在视觉、空间上叙述着神秘未知的故事。有些画面似乎诉说着或许你既是天使也是魔鬼的怀疑;也有的画面在靛蓝、石青、石绿以及如蛇般蜿蜒的墨色中,藏着凝视大自然间各种苦涩、快乐的力量。但是,安静下来,静静品读天成先生之画,你会透过混沌抽象的墨像,似像非像的绘画表达,撕裂分解的人体,散落的面部五官,赭石与墨色重迭交融的那一只婷婷之荷花,神秘模糊的洞窟壁画以及线条扭曲如秘境梦幻般的绘画语言,读到那些世间一晃而过的千古壁画、逝去的时光、情感的线条,这是一种内在浑朴厚重的精神力量。
 这种精神力量,既源自画家自身个体历经岁月积淀之后的灵魂的丰富与深厚,更源自一位思维灵动、精神纯粹、激情澎湃的艺术家在深层的视野里,在笔墨自由的挥洒释放中,给自己以及给读者的心灵碰撞之图像。他在艺术的探索中,求真,求变幻,求聚变。他欣赏尊敬古代画家八大山人、石涛等,但他没有抱着古人的拐杖亦步亦趋,而是在当下的时代、环境、教养下,循着自己的艺术感知,慢慢去寻找创作上的突破。他赢回了力量,带着自己画面虽满却有着透气感的丰厚作品,如麋鹿般来到我的面前。“我的作品,虽然看似费解,神秘,实则具备透气感,呼吸感。你只要静下心来认真读画,你会发现画面是藏着可居、可游、可跑、可跃之生命韵律感的。”他的人物画系列,将人物的眼睛、鼻子、嘴唇、头发全部分解,打碎,颠倒分离,只把自己需要的艺术要素,进行抽象的组合,突破了艺术必须具有辨识度的藩篱,表达出属于自己精神需求的某种情绪、意念或者美感。他说:“我表现的都是各种状态的女性。”这些作品具有常人难以理解的特点。因为每一幅作品并没有具象的女性符号,而是支离破粹的五官,然后即使只出现人物的局部特征,但仍然暗示着完整身体的呈现。或许,这些作品,反而透析出艺术家“大象无形”的意象超越。宛若康丁斯基的精神内核:艺术应该在视觉世界之后显示精神力量,它应该有着藏在字内的最后精神。
 “他看到生命之树,它的根直达地狱,它的顶端触及天空。”
 这与天成先生长期阅读大量的精神意识、艺术类书籍有关。他在阅读弗洛依德的思想中,始终在寻找某一种让常人难以解读的精神脉络,缤纷杂乱,无拘无束。
 他不断积累,并很快逾越了常规。2007年,天成先生在成都举办首次绘画个展。100幅国画作品,精彩呈现在观众面前,独特的画风、娴熟的笔触赢得社会各界美术爱好者、专家的好评。画展圆满结束,宋天成在一个不见苍月的夜晚,静坐在院子里,感悟台前藓滋,烟水晚风的轻抚,思索空水斜晖,曲道苍茫的艺术。起身,抱出整整一百幅参展作品,一幅一幅在火中销毁。火光映衬着他纯净的双眼,干净,决绝。他否定自己,毁灭作品。原因是他读到了自己作品的不成熟。他勇气甚佳,令我欣赏。不求早角吹,但求荡月回。
 这或许是一个轮回,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十年后的2017年,沉寂十年的天成先生,带着自己这十年来在孤独与几乎是禅修状态下的新作品,在“中国国家画院美术中心”的正式邀请下,举办十年后的第二次个人画展。据知,当天参观嘉宾达到两三千人,观众与评论家、藏家云集,给予他作品极高评价,在首都北京影响很大。正如他喜欢敦煌莫高窟的洞窟壁画一样。逝去的不仅仅是时间,而是历经岁月磨砺之后的蜕变与厚重之瑰宝。他的摩高系列作品《鹤》:既不是东方的,也不是西方的。画面透视感强,估计与他早期画了很多优秀的油画作品有关。此幅作品,蕴藏的元素很多,女人、埃及头像、闭着眼的男人、古代涉猎壁画、马头、洞窟壁画等等,神秘、繁复、超现代,意识形态看似完全无序。但以满构图创作为特点的天成却在画面上端,留白出一小块,呼吸感顿现,因而,作品画面构成美了,就是美了。你可以说他天马行空,毫无章法,但你却不能否定他笔触色彩的独特性、音乐感以及叙事的魔幻感。
 宋天成坦承,自己从未背离中国国画的精髓。
 他说,我是中国人,喜欢毛笔,痴迷国画颜料与矿物色彩,更喜欢宣纸的纹理与韧性。但他同时认为:“当代画家,有责任去创造各种新的艺术表现形式,这更是一种真正的传承与发展。”
 他绘画,提笔,定神,眼前就是一幅白色的古老宣纸。他沉迷于色彩在宣纸上的流动、晕染、积淀。他的每一幅作品,从无构思构图的既定模式。从提笔落墨的那一瞬间开始,就是他当下的情感流淌,波动起伏。有时候,如滔滔江水,有时候如汩汩清泉,有时候气若游丝,他连自己都不知道这幅作品最后究竟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精神气象。因而,他的每一幅作品都充满着未知与不确定性。“如果你说,这灵魂之处不是,那它就不是。但如果你说它是,那它就是。”他的图像叙说着远古、生命、人性与当下,有着最真实最古老也最现代的语境表达。在我看来,宋天成的国画作品,早已背离中国传统国画中很多画家所倡导的文人气、留白、构图疏密有致、气韵非凡等等,而让画家个体的生命气息与精神气象如蛇一般交缠交织,晦涩与欲望,智慧与呆滞,渴望与左右,以及把自己的艺术感知、情感起伏在笔触与宣纸的交融中,渐渐弥散开来。在画家作品满构图的看似“满”的画面中,以及圆融、尖锐、纠缠中,一步一步走向空灵与光明的意象表达。尽管这个由彼此交错的物象所构成的完整空间几乎没有空间留白,但是物象的交叠错落同样创造出了空间的深度。天成先生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出生于四川彭州的宋天成,幼小时候,就常常在当建筑设计师的父亲图纸上乱涂乱画。在儿时的记忆中,邻居有一个画家。看着他画画,春暖花开。初中开始,他跟从著名画家苏葆贞先生的弟子、西师美术系毕业的老师谢厚星学习绘画直到高中,并对素描、色彩、水粉、国画、油画等有了深刻认知。高中毕业,他考上四川师范大学中文系。2000年,考入四川大学段七丁教授美术学研究生,钻研国画。深院静,小庭空,断断续续东更东。岁月斜溪,影落春流。宋天成掌握了对不同画种的把控,以作品的独特、内涵与视觉感在国内书画大展中获得无数大奖。但作为一位总是喜欢思考与突破的艺术家,他敏感而深刻,在突破传统、极其抽象的绘画语境中,他始终以不断创作出的耐人慢慢品读的一幅幅佳作,寻找一种属于自己心象的“石泉流暗壁,草露滴秋根”的清流涌动,繁静灯明,风月自清。(杨蜀连)

 

Title
Title
推荐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