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网>名家画库>浏览报道

罗顺祥:从裁缝到画家

2018-08-14 09:47:12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郑嘉仪 审核:郑红梅

5b71d709c1c7e.jpg


艺术简历

罗顺祥,四川彭州人。出生于1945年。现为四川省美协会员。


5b71d70cb9b79.jpg


他是笔者采访的众多画家中,角色转换最独特的一位。罗顺祥,乍一看,不像一位画家,而如一位老农。

他面容黝黑,个子矮小。尽管七十多岁的他看起来精神状态甚好,但如果他不说话,你会以为朴实普通的他是从某一个深山小镇来的实诚路人。

他确实来自于一个小镇。

1945年,罗顺祥出生于四川彭州一个叫做隆丰镇的地方。这里过去遥远的年代里尽管贫困交加,但寒山层叠却也山清水秀,绿树葱茏,薄雾茫茫。罗顺祥的父亲是一位专为去世的人在香蜡纸钱上写对联的手艺人。他的母亲是一位普通的农妇。父母生育了八个孩子,却因家境贫困食不果腹而只养活了四个,罗顺祥位居老七。他清楚地记得,自己从几岁开始,就喜欢写写画画。拿着石头在地上画,拿着木炭在墙上画。16岁时,为了生存,罗顺祥的哥哥决定带他进入隆丰镇唯一的一家服装厂,跟着自己学习裁缝手艺。在哥哥的眼里,罗顺祥极有天赋,因为,他很快就学会了各种服装的裁剪,并且还有了自己的小创新。他尤其喜欢做中山装、皮袄与旗袍,其中,中山装是他做得最好的,至今他都为之骄傲。“因为我特别注重领口的服贴以及四个包的服贴端正。”

1992年,罗顺祥做了人生中的一个重大决定。对绘画艺术痴迷的他决定不再担任服装厂厂长,决定去学国画。罗顺祥登门拜访人生绘画路上的第一位启蒙老师。这位六十多岁的国画老师名叫尹显才,是彭州当地一位颇为知名的老画家。罗顺祥跟着尹显才先生正式学习绘画。从花鸟入手,又学山水,一路跌跌撞撞,却从未放弃。一直坚持学到罗顺祥自己也六十多岁时,某一天他骤然顿悟:学无止境。罗顺祥感觉自己在绘画艺术的理论与实践上缺乏系统性的专业学习与训练,他认为自己还需要进一步研习绘画的基础理论知识与绘画方向。于是,已经六十多岁的罗顺祥又做出了自己艺术道路上的第二次重大决定:离开家乡去成都。为了进行绘画专业学习,他毅然从彭州来到成都,报名入读成都翰林艺术学院,在此学习了三年,拿到了毕业证书。“这三年里,我学习到不少东西,领悟了很多艺术气息,也目睹了很多优秀画家的绘画作品,这些学习与观摩,对我在今后绘画上的思考与提升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罗顺祥就这样,在不断的学习与实践中,逐渐感悟中国传统国画的独特性与魅力,摸索着一步一步前行。他勤奋刻苦,心之所向,唯有绘画。创作的闲暇时刻,他也临摹古代画家的作品,其中尤以八大山人、顾恺之为多。他在花鸟、山水、人物画中寻找自己可以表达的绘画语言,颇有收获。尽管至今他还在摸索,还在学习,还在思考,但是,他以绘画为唯一支撑的精神力量,始终伴随着他并引领他逐渐走进一个画家的梦想。

三十年来,在创作题材上罗顺祥一直徘徊在花鸟、山水、人物画中,经过反复斟酌,努力寻找自己心中所要释放的情感表达。

“很喜欢我的启蒙老师尹显才的牡丹,周家兰老师的牡丹和邵仲节老师的牡丹我也特别欣赏。”他观察牡丹的花瓣与盛开前后的情景,在色彩表达上,运用调色的活络,来表现牡丹的生命力。在牡丹颜色的表达上他善于运用多种色彩,既画红色的牡丹,也画紫色、粉色、绿色的牡丹。他特别喜欢用大红、曙红、胭脂,然后加墨来画出牡丹花瓣颜色的深浅。他画叶脉,在花青、山绿、山青、白色的调和色中,晕染出自己心中的绿色。有时候,他也画黄色的牡丹。他喜欢赭石色中加入黄色与白色,来表现温暖的色彩。他笔下的牡丹,花瓣较模糊,墨色重,枝丫比较有力度,其中可以看出他书法的笔锋健走。 “我画牡丹,不喜欢把牡丹的叶片画得特别清晰。”难怪总感觉罗顺祥笔下的牡丹大都是叶片不清晰,有些意象的张力。“我的牡丹画,每一幅都有变化,我自己认为早期我学习山水、人物、书法都有用处,对我后期牡丹创作奠定了比较踏实的笔墨功夫。”

绘画中,他不喜欢在墨色中加白粉来表现牡丹的花蕊。他强调过渡色处理中的自然,花色浅,叶脉、枝干颜色较深,表现出牡丹图的浓淡虚实之感。

他踏实,勤奋,创作中呈现出很多好的作品。

他画的牡丹有野逸之趣,繁茂而苍劲,虽无雍容之感,却藏山野之韵。他也喜欢画孔雀,笔下孔雀身姿饱满而隽秀,或伫立山崖,或静望远山,皆灵气活现。他有一幅作品给我印象颇为深刻:岩石陡峭,松枝静雅,苍鹰雄姿。尤其那只鹰,眼神犀利,展翅跃飞,气势感顿现。他画荷叶图,笔墨苍劲有力,很显然又在枝干表现的洒脱中凸显出自己一定的书法基础。但是,荷叶看起来叶片稍显凌乱感与画面的杂兀感,缺少构图的凝练与唯美。不知道画家是否是在表现自己心中那个秋风中凌乱纷杂的荷塘?

但是,从另外一个侧面来看,罗顺祥以自己七十多岁的年纪, 一直在漫长的艺术道路上思考、探索,尽管有时候如蜗牛般缓行。他不屈的精神,励志的坚持,挫败中的毅力,勇往直前的执着,值得我们尊敬、欣赏与肯定。

随着时光的流逝,七十多岁的他深感在后半生找到了一种奢侈的幸福,这种幸福就是绘画。“我从未觉得孤独或者失落,相反,我很满足。我中年离开故乡彭州走进成都,只是为了求学绘画,现在生活工作在成都,以绘画为生活画卷,常常徜徉在各个画展上观摩,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

很玄妙的是,幼年时,画画是他心中缥缈的梦想;少年时,他觉得画家离他太遥远,是可望不可及的星辰;中年时,他立志从一名裁缝成为一位画家,但内心忐忑,没有底气;现在的他,恰如“等闲老去年华促,唯有笔墨伴幽独” 。他身上蕴藏的如老农一般的坚韧与执着、朴素与自信、诚恳与永不放弃,让他最终实现了自己的理想。祝福他在古稀之年的绘画中,继续捕捉自己心灵深处的真诚,画出更多柳外斜阳水边归鸟片帆西去的好作品。(杨蜀连)
 

 

 

Title
Title
推荐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