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网>观点>浏览报道

冯大力:回避“我是谁”的义务,就丢掉了做人良知

2020-02-10 18:14:26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sced 审核:sced

回避“我是谁”的义务,就丢掉了做人良知

□ 冯大力

  

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战斗中,我们看到了许许多多让人肃然起敬的普通人,比如冒着被感染的风险日夜奋战在防疫第一线的医护工作者,比如挨家挨户排查居民情况的社区工作者。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个别地方的一小部分医护人员以“辞职”的形式逃避这个职业应承担的救死扶伤义务。

这些逃避义务的人员,都受过良好的教育,向来以“专业人士”自居,在受人尊敬的医疗行业工作。然而,需要照顾确诊或者疑似的新冠肺炎病人时,医院却不得不以抽签形式给他们分派任务,而他们把这种签叫做“生死签”,抽到了“生死签”的人,有的竟然直接选择现场“辞职”,有的干脆“集体请假”。不仅如此,他们还以风马牛不相及的理由为借口,煽动更多的同行参与罢工,为自己逃避职业责任的行为贴上“政治正确”的标签。

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更多临危不惧的普通人。不管受过何种教育,不管平时如何默默无闻,但是,在国家和人民面临灾难时,他们毅然挺身而出,舍己为人,哪怕献出自己的身家性命也在所不惜。正是这些平时那么普通的人,这些在生死关头方显英雄本色的人,给我们诠释了“白衣天使”的真正含义和“人民公仆”的真实内涵。

网上流传着一段让人潸然泪下的小视频:一位山东妈妈要跟医院的同事一起出征武汉,她那六七岁的儿子死死地拉着她的袖子哭闹,就是不让她走。她耐心地劝导他:“儿子,武汉那么多人病了,缺大夫。如果妈妈不去,他们就不能得到及时救治。让妈妈去吧!”儿子反反复复只说两个字:“不行!”妈妈只好换一种方式开导儿子:“如果你病了,需要帮助,而其他大夫的儿子也像你一样不让他妈妈去,那么,谁救你呢?”“我不管!”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妈妈只能用力掰开攥着自己袖子的手,转身就走。

是啊,这些勇上战“疫”一线的普通人,在家里,也是父母的儿女或者儿女的父母,是丈夫的妻子或者妻子的丈夫;在社会上,他们也许是医生,是护士,也许是科学家,是公务员。他们不是与生俱来的圣人,也不是惟公不私的圣贤,只是爱家的普通人、爱岗的职业人。他们也有爱有亲人有牵挂,他们也怕病怕死怕失去亲人。然而,一旦国家有难人民有灾,他们就能够毫不犹豫地舍弃个人的利益,义无反顾地践行自己的职业道德与职业责任,成为大公无私的人,勇于奉献的人,高尚、纯粹而又勇敢的人。

据媒体报道,2月7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在《美国医学会杂志》发表的论文中,统计了该院138名新冠肺炎患者的流行病学特征、临床特征及治疗情况。研究样本中,41%为院内感染,其中29%为医护人员。一线医务人员面临的风险可想而知。

但是,武汉的医护人员不怕!中国的医护人员不怕!有高尚情操的世界各地的医护人员都不怕!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武汉市的医护人员夜以继日地战斗在防疫第一线,其中很多人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有的医护人员不幸被感染,还有的医护人员甚至已经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现在,已经有11000多名来自外地的医护人员战斗在武汉,有16个省的医护人员对口帮扶湖北省的16个疫情严重的地市,也有国外的专业人员自愿来到武汉参与防疫抗疫工作,还有数不清的志愿者心甘情愿地奋战在武汉抗疫前线。

鲁迅先生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这些战“疫”一线的普通人,平时埋头苦干,临危则舍身求法,正是中国的脊梁。吾辈当对其仰而视之!那些用各种借口逃避职业义务的医护人员,不管他们的理由是否成立,都否定不了他们的自私与懦弱,都不能不被世人鄙视!

扩而广之,从社会伦理上讲,“我是谁”的角色定位规定了“我应当是谁”的责任定位,不能“尽责”就不能“成我”。在社会关系中,我是一个特定的点,我的个体人格(自然属性)让位于我的群体人格(社会属性),由“我”确定的自然角色让位于由“我是谁”确定的社会角色,我的言行选择不能再以“我想”“我喜欢”等自然角色的取向为标准,而应该以“我应当”“我必须”等社会角色的取向为标准,否则,就是不当,就是违规,就是不应该。譬如,在家庭,既为父母,就应该对儿女尽到教育、抚养、关爱、保护等义务,否则,即枉为父母;既为儿女,就应该对父母尽到孝敬、赡养、关心、扶助等义务,否则,即为不肖儿女。再譬如,在社会,是军人就该保家卫国,是医生就该救死扶伤,是学者就该为民请命,是公务员就该为人民服务,否则,就是无信,就是耻辱。

一言以蔽之,尽到责任才该受人尊敬,逃避责任就该遭人谴责。既然逃避了责任,就别再找任何借口,默默承认自己的无良就是了。做小人,也要硬气点。

         


Title
Title
推荐图片新闻